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淫荡试衣间
淫荡试衣间

淫荡试衣间

晨曦,阳光懒懒地照进来。我发现他一如既往地从背后抱着我睡觉,把我像
孩子一样揽在怀里。这种睡姿让我觉得他永远地会那样宠溺我,犹如瑰宝。
我微微转过身来,用眼神描画着他的轮廓与五官。在柔和的阳光下,他的睡
颜好像天使,浑身散出狂放而非凡的质地。他刚毅而精致的俊美对女人而言是致
命的。
正当我出神地看着他时,阿乔嘴边慢慢噙起一丝微笑,然后开合着那好看的
嘴巴说:“一大早就这样的不安分?”他俯下身子,用他下巴的须根摩挲着我胸
前的皮肤,麻麻痒痒的,我咕咕地笑着说:“别,我现在下边还痛着呢!今天家
务都做不了。”“那就别做。”阿乔还在我胸前肆虐。
“不做可不行,你看看,”我伸出一根大腿,用脚趾指了指门角堆了两天的
脏衣服,“今天可以辛苦你咯。”阿乔挫败地垂下头,“早知道就请工人,”,
他还是乖乖地起来服侍我,无怨无悔、兢兢业业。
“谁叫你说不喜欢一时冲动时有外人在。”我躺着嘻嘻作笑,其实我也不喜
欢,这间屋子只是属于我俩的私密空间。
男人嘛,晚上满足了他的兽欲,白天他自然会做牛做马来补偿。现在阿乔在
厨房煮红枣桂圆汤给我喝,等会儿帮我手洗内衣就更不用说了。晚上他是主宰,
现在则轮到我作威作福,俨然一个女皇。
我无所事事地打开衣橱,想起最近levi' s出了春装新款,心血来潮就
想往街上跑。
我奸笑着从后抱住围着我至爱的hellokitty围裙的阿乔,他转过
来,挑起一道眉问:“又有什么吩咐啊,大人?”
在百货公司里,阿乔就如电影明星,远途吸引了不少女同胞的迷恋的眼光。
我从来不会吃醋妒忌,自然我本身有骄傲的条件,再来,有今天的阿乔,全
赖我的改造。谁会想到以前的阿乔是怎样的一个样子,高中没毕业,就出来混,
他可是臭名远扬的坏小子。但我就是喜欢孔他的武有力。女人嘛,潜意识都有一
颗不安分的心,所谓男不坏女不爱。
我们来到levi' s专柜,我决定也给阿乔挑一条。
虽然是星期六,但中午时份莫名冷清,专柜小姐一看见我们就上来招呼,她
是个年轻的少女,不过化了个浓妆,妖艳至极。她对阿乔的态度好的不得了,频
频放射电波似乎想眉目传情。
不一会儿她就拿了一条新款的牛仔裤来,让阿乔去试衣间试穿。
一会儿我就问:“合不合身?”阿乔直接拉开试衣间的门帘让我看,“腰好
像太宽了。”“是吗?我看看。”阿乔很自然的就拉拉裤子让我看,这样一拉,
他下面的美好风光就给我看光光了,该死的阿乔还用色色的眼光戏谑着我。
这时专柜小姐走过来说:“很正常,这一版的裤子用的布料有弹性,再加上
中腰剪裁,所以会感觉裤子太大。”说完她又一头热地出去又帮阿乔拿了条裤子。
就这样阿乔又试穿了几条裤子,可是每条他都说不很合身,每次都把我拉进
去,让我看看,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,气氛在不断上升,我注意到在牛仔裤下,
有个涨涨的东西把内裤撑得高高的。我本就纳罕,阿乔是标准的模特身材啊,原
来这色鬼打着如意算盘。
当专柜小姐又拿一条裤子来时,该死的阿乔干脆拉了我进去锁上更衣间的门,
把他的内裤往下拉低,把他巨兽般的欲望释放出来。
他大着胆子右手绕过我后腰,轻轻搂着我坏笑,“是不是很想看清楚一点啊,
宝贝?”想到外面还有人,我的脸腾地红起来,忐忑不安地推开他说:“谁要看
你啊,这不要脸的。”阿乔眼睛里满是情欲的火焰,他淫淫的笑着挑逗我:“那
我让外面的小姐进来看怎么样?”“你敢?”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我知道以前的
阿乔绝对敢,可是已经浪子回头。
阿乔呵呵笑着,一边伸手过来,抓住我的手,引领着我的手深深的插进他的
裤腰,我感觉到指尖碰到他热腾腾的铁棒。
我惊叫一声想要拔出手,可阿乔早一步抓紧了我,另一只手紧搂着我的腰贴
近他,“你看看嘛,裤头很送呢。”他边说边抓着我的手更深入裤裆,我慌张羞
怯得不知所措,想要离开又舍不得,只好整个人僵成一块。
“宝贝,你哀求的眼神正是摄人心魄啊。”他把我压在更衣室的墙上,贪婪
的舌彼此交缠,右手伸进我的外套里,揉搓我的乳房,左手顺着腰际滑过我的臀
部,抬起我穿着黑色玻璃丝袜的右腿,架在他的腰侧。不停用他的肉棍摩擦着我
开始泛滥的下体。不时还滑进我的股沟,隔着裤袜和内裤有一下没一下地插进我
的肉壶和小菊花。
“嗯嗯……呜呜……”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涔涔汗水爬满脸庞,双目迷蒙,
但我们却无法停下,衣服都歪到一边。
这时阿乔在我耳边轻声问:“曼彤,你今天穿的是T-back吗?”我媚
眼如丝地问:“你想干嘛?”“先告诉我是不是。”“是啦!”我甜腻腻地回答。
他一听,眼眸瞬间燃起欲火,一个坏笑就拉起我的窄裙,“嘶”一声就撕开
了我裤袜的裤裆“啊!”我叫一声,阿乔立刻捂着我的嘴巴,做了个嘘的手势,
我恨恨地瞪了他一眼。
一丛浓密的黑森林被包在裤袜里,肉壶已经透过那不过一条细线的内裤流出
的汩汩淫水,淹湿了布料,造成泛滥。
阿乔小声地吹了一声口哨:“哟,灾情严重。”他搂着我的纤腰,夹紧了我
双腿,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穿着裤袜,特别兴奋,他的男根在我的腿缝间穿梭,泛
滥的液体让他顺畅非常。
我俩的舌头淫湿着交战,他的双手则是按摩包在裤袜里我的翘臀。
我轻轻地摇着身体,迎合的动作和淡淡的体香刺激着阿乔,他的双手来到我
的下部,双手合十来摩擦我的肉穴。
我敏感地颤抖着叹息:“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哈……啊……”
阿乔把脸埋在我,拨开我的胸罩,把我两个乳头吮吸得发亮。
“嗯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要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啊啊……”太刺激了,
我竟然因为爱抚就高潮了,我全身软下来,滑坐在地上。
阿乔跪在狭小的试衣间舔着我的花唇,还拨开唇瓣直攻肉壶。
我的私处不断有湿腻的液体流泻。害羞地想推开他:“不要看啦,都什么情
况了!”他却漠视我的哀求,执意要品尝下去,不断用他那高挺的鼻子吸嗅着那
些腥酥的味道,舌头舔舐着浓郁的汁液,啧啧水声的伴随着吟哦,在更衣间回荡
着。
“先生,请问还适合吗?”专柜小姐这时在外面催促,吓得我连忙咬着袖子
忍着叫声,隐忍的快意泪水决堤。
阿乔做了个嘘的手势,一面轻松地对外面喊:“对不起,我老婆帮我拿了好
几条裤子来,我想慢慢试真一点,麻烦你了。”“啊,好的,那先生你慢慢来。”
说完就听见她高跟鞋远去的声音。
我松开嘴大大的喘了口气,瞪了他一眼说:“你让我腿都软了,还要不要买
裤子的?”阿乔伸手拨开我的发丝,用着慵懒而摄魂的声音说:“买,但得试得
合身才买啊,要试裤子当然就要脱裤子,脱了裤子就少不免要……”他轻佻的话
里是别有用意。
“你疯了,你要在这边干……不行不行……人家会听到的……”我一脸惊慌。
“但是我现在很难受,宝贝,你想个办法帮帮我吧。”他做出一副可怜相。
我疑惑地问:“要怎么做了啦?”他捉起我的双腿,脱下我的高跟鞋,露出
我那描了水晶花的脚趾头,张开嘴吸吮亲吻每一支指头,把我的脚趾一个个含在
嘴里翻滚。他的舌头和嘴唇也攻占我的脚底、脚根、脚背和脚踝,表情十分性感。
尔后用我的两只孅足夹着他的阳具,慢慢地抽送起来。
看见这种淫荡的情景,感觉下体越来越难过,我难耐地轻哼叫唤。
阿乔充满情欲的眼眸散发着致命的诱惑,他喘息着说:“宝贝……你是不是
也很想要……来,听我说,你打开衬衣…自己玩…玩你的……奶子……”我闭上
眼睛,顺从地按他的说话去做,很快地快感立刻主宰了我的身体,我也开始呻吟
着并且玩弄自己暴露的乳房,不时还拧转充血的乳头。
“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曼彤……你的奶子……好大”阿乔双目迷离。
“嗯嗯……你……你喜欢吗?……”“当然喜欢啊……只要是你身上的……
我都……都喜欢……“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变得断断续续。
到后来我终于屈服了,他直接把我拉离墙壁,自己坐在地板上,把我跨坐在
他健壮的大腿上,把炮口对准了我蜜穴的入口。我看见自己的爱液像是水一般流
出来,一根长长的淫丝象森林中的泉水般流出,滴在地板上,形成了一滩淫荡的
小水漥. 我把香唇凑上他的嘴巴,彼此贪婪的吸吮对方的香舌,交换着涎液。
他抱紧我的腰肢让两人更贴近,两个饱满的酥乳这么蹭来蹭去地摩擦着他宽
阔的胸膛,我的魂儿都快要飞出来了,我用娇嫩的花户前后地磨着他的大腿根部,
磨了几个来回,泛滥的水液把他的巨大都淋得晶亮不已,阿乔的雄伟看得我面红
耳赤,自己也变得想要得不行,“啊……乔……阿乔……”“宝贝……你简直是
要了我的命……来,把腿打开点,不要夹紧,帮我进入你……”他引导我的右手
抓着他的欲龙。
我不知觉地舔了一下红唇,调整一下腰部,慢慢地往下坐,紧窄的穴口套住
了肉棒的尖端,鲜红的肉穴一寸一寸地吞下了他暗红色的凶猛巨兽。阿乔突然往
上一捣,肉棒便尽根没入到底。
“啊~~~~~~”呻吟声从喉咙间发出来,我胸前的乳房不停地颤动着,让欲龙
重重地击自己子宫上。
阿乔也“嗯哼”地畅快叹息了一声,毫不怠慢地吻住了我喷着气的嘴巴,立
刻就开始上下抛动我的屁股。
我亦迫不及待地开始扭动纤腰响应他,上下前后,或是画着圆圈,让他的硕
大充分地撞击穴道的每一寸。
这种在公众场合偷欢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。狭小更衣室里充满了男人的喘息
声、女人的娇哼声和将近性爱巅峰时的淫言浪语…
我的身体在无意识之中有序的加紧收放,腰肢越扭越激烈。
二人对坐双腿互缠的姿势,使得我低下头来便能清楚见到二人最亲蜜的交合
之处,阿乔巨大的胯下之物正深埋在我的花丛之间。
俯看着如此淫媚的情景,我羞涩地努力想把目光移开。但实在太过诱人了,
始终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目不转睛。
一进一出之间,花丛起伏翻动,连带着磨擦花顶的小真珠。我们彼此像相互
碰撞似地前后上下地摆动腰肢。
气息越来越急促,我只好仰起头来大口大口地喘气,阿乔不断加强的律动,
逼使我抵达了界限。
“啊、宝宝……好……好棒,你那里夹得好紧。”阿乔不经意的赞叹着,自
然而然的加快了速度。
“哈……啊……哈……哈啊啊……”我被刺激得只能瘫软在他身上,他却不
让我有喘息的机会,马上翻身改为我趴在地上,他大手抬起翘臀,下身压住了我
的臀部,将沾满淫水的巨根从后面捅入了我的花道内,继续着圆弧运动,或浅或
深地捣弄着那仍在高潮中的肉壶。
他的男根因为愉悦而贲张,我感到自己那凹凸不平的内壁不停压榨着他,并
且完全密合的将他的男性包紧得滴水不漏。
突然他加速,大幅度地摆动着腰抽动着,一轮猛攻啪啪做响,下腹猛撞我的
翘臀,我的呻吟也变的高亢起来,阿乔连忙往我口里塞进两根指头,防止我泄露
过大的淫叫声,还没到嘴边的呻吟只能化作“嗯──呜呜──嗯嗯──”的叮咛。
他似是没完没了地交替着快慢的速度干着插着,除了让我趴在地上,我们还
换了好几个姿势,站起来从后面干我的、要我扶着墙俏起圆臀、把我压在墙上的、
或是面对面的站立,花样百出,最后他抓起我的左腿让我单脚站立着,猛攻我的
肉穴,直抵宫口。
尽管在阿乔的狂猛攻势下,我不断获得高潮,可是却不得不压抑着叫声,可
真是苦了我。男人粗壮的喘息和女人娇媚的呻吟,配着劈啪劈啪的肉体撞击声和
潺潺水液声,回荡在小小的试衣间,整个气味淫猥不已,室内的温度也不断升高,
落地镜子上已覆上了淡淡薄雾。
我们开始朝顶峰做倒数计时了。
他低头叼住了我的乳头,另一只大手不放过另一侧丰满的乳房,雪白的嫩肉
被他的手指掐弄得发红发白,不断将他硕长的男根狠命捣进我早已红肿的小穴。
“啊~~~~~ 慢一点,我忍不住啊……”我整副身躯已经汗涔涔的,仰头旋转
着螓首,长发濡湿的缠在颈上,身体无意识地摇摆着承受着阿乔狂烈的撞击。为
了不发出过于高亢的叫声,我只好没命地巴紧阿乔,细长的手指刺都进他的后背。
瞬间,阿乔身子一僵,也到了极限。火热的巨兽,终于释放出火热情欲的证
明,那像是要将一切都注入似地猛烈地喷出,灌满了我的体内。
而我的肉壶就象有性灵一样,温柔体贴地包容、抚慰着阵阵脉动着的男性。
我俩一边回味着畅快的余韵,温柔地一边贪婪地贪享着彼此的唇舌,唾液丝
丝交缠。
“先生,请问需要我的帮忙吗?”专柜小姐又走来催促,我早已是昏头脑涨,
不知到底在更衣间内胡混了多少时间。
阿乔用着性爱后性感而充满磁性的声线回答一句“马上就可以了”,又在我
耳边细声说:“宝贝,不舍得我拔出来吗?”说着将手掌罩在我的乳房上,欲望
顶端又钻入了几分。
我脸一红,才发现自己下体正依依不舍地把他的男根扣住,连忙吸一口气,
吐出了他还精神奕奕的家伙。肉口收缩着,吐出一股股白色粘稠的精液。
好一会功夫才冷静下来,我匆忙处理事发现场就想往外跑。
阿乔却突然抱住我,邪笑着:“曼彤,你打算穿着湿淋淋的,还穿了个大破
洞的裤袜出去?”我用鼻子在他的脸上用力顶了一下,“都怪你这色鬼!真讨厌,
就只会占人家便宜。”“是你太可爱了。”他口甜舌滑。
我脱下了裤袜,阿乔却一手要扯下我的T-back。
我生气地说:“干嘛啦你?”“这么湿,穿着怪不舒服的,一并脱了吧!”
我郑重而斩钉截铁地给予拒绝,谁知他狡猾得把我抱起,擅自就扒了下来,
还凑在鼻子上深深的吸一口气,邪肆地说:“好香啊……我要带着身上……”,
还搂着我用他的下体顶撞着我的屁股,亲溺地吻说:“还是这条最适合我,看来
这世界上就数你最了解我了。”说着他胯间又硬凸起来,还暗咒一声。
“好了啦,快点走吧,人家怀疑了啦。”难为他还这样轻松自在,我都看不
下去了,再耗下去我迟早被这条狼再次吞进肚子里。
阿乔后来随便就买了一堆裤子,我还听到专柜小姐问阿乔的意见,谁知该死
的他还别有用心地刺激我说:“服务尚算不错,但是最好再多给时间让顾客慢慢
挑选。”“是的,我们以后会改进。”专柜小姐恭恭敬敬。
我也不敢去想人家会不会奇怪我进去时还穿着裤袜,出来时下身却是光溜溜
的。我把头埋在阿乔的肩侧,一副掩耳盗铃心态。
我把全部注意力都投放到那湿漉漉,又凉飕飕的下体。摇摇晃晃地走出了专
柜,阿乔凑过来,用那醇厚好听的声音,在的耳边说了一些恶质的话:“嗯,这
里真的不错,有超越Vip的Vip服务啊,宝贝,我们以后多来。”闭上眼睛,
我努力平复胸口的喘息,用手肘蹬了他一下。
“小骚货,我一想到你现在下面什么都没穿,我就想就地狠狠地操你,操死
你……”他还不死心地说着低沈而淫靡的耳语,让我的身子没骨气地起了反应。
到后来,欲火焚身的我们还是回到家里。于是,这个周末又在阿乔的故意设
计下,做了过去。

【完】